被【流感】带走的艺术大师~席勒~克里姆特
被【流感】带走的艺术大师~席勒~克里姆特

请扫描二维码访问该页面

5个月前 艺术 0 424


2020年,这个冬天,我们悲伤于传染病带走了各行各业的精英,而自古至今,人类从未停止跟瘟疫的战斗。

100年前,一场席卷全世界5亿人感染的西班牙流感病毒,在一战期间悄然发生,最终带走了近1亿生命,也带走了艺术界的两大巨星:席勒克里姆特

被时代裹挟,个人不过是沧海一粟,而两位艺术史上巨星的陨落,却也悄然改写着历史。席勒和克里姆特,这两个“维也纳分离派”最重要的代表,如此才华横溢,又如此轻易的被流感带走,随着这两个人的离世,“维也纳分离派”也就此消亡……

席勒去世时年仅28岁,“我要死了,但世界的大博物馆将收藏我的画。”这就是他的临终遗言。席勒的作品经常暗示着性和死亡,表现力异常强烈,扭曲的人物和肢体,纤细而敏感,孤独而强悍。他的人像大都瘦骨嶙峋,揭示人物神经质的内在。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交织成的阴影,始终笼罩着他的作品。1917年他回到了维也纳,1918年,恐怖的西班牙流感也到了维也纳。席勒的妻子伊迪思·席勒当时怀孕6个月,不幸染病辞世,而就在妻子去世的三天后,10月31日,席勒也因流感而身故,年仅28岁。

而席勒的老师克里姆特,是在病毒第一次爆发的时候,1918年初染病,并发症引致中风,造成右半身瘫痪和肺部感染,最终在2月6日离世,享年55岁。古斯塔夫·克林姆特(Gustav Klimt 1862-1918)正是“维也纳分离派”的创立者,也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。克里姆特一生放荡不羁,跟很多模特发生过关系,据传光私生子就十多个,而他画的主题也多与性与爱,生与死有关,他与席勒都是展现情欲主题的大师。他的作品吸收了古埃及、古希腊及中世纪的很多艺术特色,和古典主义镶嵌画的平面结合起来,创造出及其独特,又富有感染力的绘画样式。在他创作于1907至1908年的,最著名的代表作《吻》当中,他把金箔镶嵌于画中,这应该与他父亲的黄金雕刻匠的身份有极大关系。克里姆特打破了装饰画与绘画的界限,娴熟的把握女性主题和生与死的哲学,这一时期,他的绘画达到了历史的巅峰。

在被“西班牙流感”感染的艺术家中,还有位艺术大师,蒙德里安,不过幸运之神的眷顾使他痊愈了,这次与死亡的近距离接触从积极或消极的方面影像着他的创作。1918年,蒙德里安(Piet Cornelies Mondrian,1872年-1944年)被证实感染了西班牙流感,并持续了好几个月。在这段时间里,蒙德里安继续在他的工作室里创作。而从1929年他给朋友写的信中,能感觉到这次闭门隔离反而对他的艺术有着积极的帮助。他在信中说:“当我染上流感时,我注意到一个人可以多么极不情愿地变得全神贯注,而且随之而来将有更好的艺术品出现。”流感之前,蒙德里安就在画面中极致地追求精确、严谨、简明的秩序感,逐渐开始运用红、黄、蓝三原色来表达他的思想,但还不成熟,直到1919年,他利用贯穿色块间的深色线条,最终达到了艺术上的理想状态。而1918年就是蒙德里安艺术上的转折点。从探索到成熟,患病时期置心一处的创作带给他关键性的进步。

100多年过去了,人类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的能力令人叹息,信息透明和真实,依然是防病初期最重要的先行环节。
       艺术家的艺术可以不朽,但失去人类精神的精英依然会让人扼腕叹息。